為什麼要推動宣牧中心的聖工

文/姚家琪

真耶穌教會宣牧中心籌畫與興建的聖工,已積極地展開與推動當中,我們求神帶領,一切所行合祂旨意,達成「面向世界,興起發光,得主所用」的願景。

在這項事工推動的過程中,有積極支持者,也有持不同見解者。這些不同見解或質疑諸如:為什麼一定要蓋一棟宣牧大樓,成立一個宣牧中心,由現在的總會組織不就能作這些聖工嗎?難道只因為卅多年前一位長老奉獻了一塊地,不用可惜?只因為十多年前信徒代表大會所作的決定,今天我們就一定要硬著去執行?除了建築經費龐大外,未來經營的費用會不會是個填不滿的大「錢坑」?這塊地這麼值錢,為什麼不賣掉,換一個較偏僻的地方去蓋?相信每一個質疑意見的背後,都有一個個人主觀或客觀的見地及價值的判斷,雖不一定言之成理,但都應予以尊重;也值得讓推動這項聖工的從事者,更為慎重思考每項環節,務必免除或降低各項可能的負面難題。

雖然,我沒有辦法代替支持的人回答每一個異見或質疑,讓大家都有滿意的答覆,但我想把我自己為什麼肯定這份聖工,並且願意積極參與推動的異象和大家分享:

一、我們也信,所以也說話

保羅領受了使徒的職分,得以大有能力的服事主,但也因此遭遇極大的苦難。保羅引用了詩篇「我因信,所以如此說話」的話說:「我們也信,所以也說話」(林後四13)。保羅深信他個人為主所受的苦,為教會帶來活潑的生命力;他也深信即便為主喪掉生命,主終會叫他從死裏復活,並與那些因著他的服事而得救的聖徒,一同站在神的面前得賞賜。

今天,我們知道宣牧中心建設的工作的確充滿著困難,但不是金錢、人才缺乏的問題,而是信念、彼此同心的問題。我們相信主所說的話:「舉目觀看,莊稼已經熟了,可以收割了」(約四35);我們更相信神對約書亞的應許:「凡你們腳掌所踏之地,我都照著我所應許摩西的話賜給你們了」(書一3),也適用在我們身上。「在神沒有難成的事」,只怕我們失落信心,有如那窺探迦南地十個報惡信的探子,被那身量高大的迦南人給嚇壞了,而忘了有神與我們同在,他們只不過是我們的食物罷了(民十四1~9)。

我們相信,只要站在神的這一邊,順服主的吩咐:「把船開到水深之處,下網打魚」(路五4),就對了。我們相信福音的工作,需要善用各樣的智慧,和運用各樣的科技來傳揚,因為福音要被人聽見、看見,才會被接受(羅十14)。我們相信,我們有很多愛主的信徒,他們等著將他們的金錢、時間、恩賜奉獻給主,尤其,是一些具有各樣專業、和語文能力的青年,正等著為主所用。我們相信,我們宗教教育從小培養長大的孩子,在他們被神的愛所激勵而自我覺醒的時刻,必願意獻身成為專職的同工或傳道人,在各地的工場服事神。正因為我們相信,所以我們也如此說話。

二、不願違背那從天上來的異象

在大馬色路上,主用大光照向保羅,徹底改變了他的生命,也決定了保羅未來一生的道路。正如他對希律亞基帕王所說:「我故此沒有違背那從天上來的異象,先在大馬色,後在耶路撒冷、和猶太全地,以及外邦,勸勉他們應當悔改歸向神,行事與悔改的心相稱。」(徒廿六19~20)箴言說:「沒有異象(默示),民就放肆」(箴廿九18)。若一個事奉者缺少了從神而來的異象,不清楚神的旨意為何,也不懂善用自己的恩賜,只圖逃避責任,墨守成規,拒絕創新,不能察覺社會的脈動、與人心的需求,終必成了神眼中又懶又惡的僕人(太廿五26)。

年輕時代獻身前,末職是個充滿理想、抱負的熱血青年。曾參與了多加愛心團契的創會工作,一時受傷累累;曾努力推動教區延伸神學的工作,卻遭受許多非議,最後藉由區信徒會議提案通過,得以順利進行;在任國際青年聯誼會主任委員期間,極力想推動國際青年服務性與宣教性的事工,但因未獲聯總大會支持而停擺;從事開創性的事工,要能得到大家的認同,真的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。不過,感謝神!在就讀博士班期間,景美教會職務會同心合意地擬定了的短中長程共26項的事工計畫,積極推動各種事工,其中多半是開創性的,而我也受器重擔任了兩年首任的專職幹事,作為職務人員的幫手。專職幹事的制度共延續了約十二年之久,著實為教會帶出了活潑的事奉和一些具體的成效,其間也分設出兩間的教會。基此影響,後來,我也決定投入專職傳道事奉的行列,期使自己事奉領域更佳的寬廣,也確定自己要服事的重點方向。如今,恭逢其時,停滯十多年的宣牧中心事工得以啟動,而我正好又在區負責這個位分上,幾乎所有的會議都會受邀參加。不禁想到末底改對以斯帖的警語說:「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,不是為現今的機會麼?」(斯四14)我想不單是我,應該是每一個積極參與在其中的同工,都抱持這樣的意念罷。是啊!神在真教會建會百年的這個時間點,給我們開了一扇寬大又有功效的福音之門,我們豈能輕易讓這機會流失掉呢!

年輕人有夢最美,如果有發展教會事工大業的夢更美。許多年輕人在教會的栽培下,初時雄心勃勃,願意為主大發熱心,但是一旦進入社會,在現實無情環境的衝擊下,能勉強保住信仰的,已算是大幸。為什麼獻身傳道的志業乏人問津?為什麼我們都是用義工的理念來治理教會?為什麼我們所學的專業、甚至是生命,一定要賣給科技公司的老闆?如果,我們能開啟更多專職事奉的道路,讓愛主的青年能夠不必憂慮衣食,得以全心投入事奉的工場,為真道打那美好的仗,相信這是許多青年樂意的。我認為宣牧中心事工最重要的挑戰,是對整體事奉理念的突破、是對青年獻身心志與事奉熱情的喚起、是對義工有效的整合與組織、是對真教會所堅持的教義勇敢的傳揚。我們從小所受信仰的栽培,或真理的教導、或各種事奉的學習、或屬靈生命的領受,相信在這份信仰上,我們都曾得到神生命的感召與事奉的呼召,但願我們都不違背那從天上來的異象。

三、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,向著標竿直跑

我們所面對的是一個艱難的世代,撒但藉由人性上的軟弱,不斷的用肉體的情慾、眼目的情慾和今生的驕傲,使人陷在罪惡的網羅中,不能自拔。撒但也透過各樣人的詭計和欺騙的法術,甚或是被改變或模糊化的教理,企圖擄獲基督徒那原本向基督所存純一清潔的心,使偏於邪道歪理。雖是如此,這個世代卻也是福音最易傳揚、真理得以辨正的世代。有如使徒所處的羅馬帝國時期,方便的交通系統使條條道路通羅馬、希臘文化的暢行引致思想開放易於接受新知、語言的統一使得國族間的溝通無障礙等等,加上聖靈大能的明證,因此,福音得在短短的幾十年中傳到了地極。這個世代,網路的普及已使天涯若比鄰、科技的發展與知識的流通也促進了人類間知性和感性的交流、物質的文明也帶出人心極度的貧乏而渴慕真理的滋潤,這時也正是真理的聖靈再次地澆灌,要完成最後收割工作的時候了。

勿忘聖經的預言,萬民流歸神的聖山,是出於神話語的吸引(彌四1~2);人的靈性飢渴,往來奔跑、尋求神的話,卻尋不著(摩八11~12)。而我們自信真教會就是末後萬民歸向屬靈的錫安山,也自信對教義的主張擁有得救的真理,又真實體驗到應許的聖靈與我們同在,既是如此,我們所承襲的福音使命與責任,更是責無旁貸的。但是,我們福音的腳步似乎太緩慢了,傳福音的熱誠已大大削弱,傳福音的觀念與作法也跟不上世界進步的趨勢,實有愧於神給我們豐盛寶貴的恩典與屬靈的資源。

保羅在真理的長進、與事奉的果效上,都是眾人所肯定的。但是他不以為自己已經得著,更是竭力的追求,並且道出他敬虔人生的哲學:「我只有一件事,就是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,向著標竿直跑,要得神在基督耶穌裏從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。」(腓三13~14)「忘記背後」,指的是不留戀、不自滿自足於過去的成就,免得失去繼續追求的動力;「努力面前的」,是指面對未來的挑戰,用力地向外伸展;「向著標竿直跑」,是朝著目標,奮勇向前的意思,而這目標就是要得著神呼召我們來得的獎賞。

今天,我們究竟願意為神的福音做出甚麼貢獻,我們又能夠有何作為?建設宣牧中心大樓這硬體的設備,決不是發展神國事業主要的目的,因為,我們實在不缺建築物。但是宣牧中心所要推動的事工的內涵,卻是現階段極其重要的工作,也是各基督教派重視的事工。「差傳訓練」事工是為要差遣工人到世界的工場去、尤其是正方興未艾的東亞福音事工,而其基礎是在各式的人才培育訓練工作上。「校園福音」事工是為要將福音在各大專校園傳開,為主得著優秀的知識青年,培育青年的幹部投入各樣事奉的領域,成為基督的精兵。「媒體傳播」的事工是為要透過新興的網路、手機科技,以文字、影音、視訊將神的話語無遠弗屆地向世界發聲,引導世人歸向基督。「聖樂發展」事工,對外是為要透過聖樂與世界對話,藉由讚美的歌聲和動人的音符來改變、安慰人心,使人的生命受到聖靈的感化;對內則是推動聖樂的崇拜與聖樂的教育,運用聖樂作出生命的事奉。這四個向度的聖工,是目前宣牧中心規劃的主要機能,當然將來還可視發展的方向再增加其他的機能。其實,這些機能在目前以義工型態為主的事奉中,也已獲得一些基本的成果。如果,今後,我們若能召募一群專業、又有美好信仰的青年投入專職事奉,配合廣大的專業義工團隊,統合人力資源,專心致力各項宣牧機能的發展,相信其成就必遠大於現在的成就。在討論和規劃的過程中,我們都這樣地認為,以目前總會的組織架構與行政專職的生態,決難推動這樣規模的事工,也很難作有效的經營管理。若是能突破現狀,在總會組織的督導下,成立真教會另一獨立的宗教財團法人來運作,朝自給自足的目標來努力,對其中有營利行為的部分,就照政府相關規定來辦理。對於組織型態與經營管理的模式,和各宣牧機能的發展,既已決定,而大樓的興建也已經信徒代表大會的決議通過,建築募款的工作也已經積極展開,就讓我們同心合意的來興旺福音事工,忘記背後,努力面前的,向著標竿直跑,好得著主的獎賞。

結語

保羅說:「向甚麼樣的人,我就作甚麼樣的人,無論如何總要救些人;凡我所行的,都是為福音的緣故,為要與人同得福音的好處。」(林前九22~23)就讓我們學習保羅,為了與人一同得著福音的好處,甘心作眾人的僕人,願意向各種背景的人傳福音,並且是以真理作基礎,用適合他們的方法和態度來傳福音。

對於真耶穌教會宣牧中心的建設與事工的推動,從信徒代表大會的決議通過到實際行動的展開,歷經了十多年,雖然多有不順,也在歷屆代表大會一再被重提檢視,但始終維持原決議,從未被推翻,因此,我們相信這是合神旨意的聖工。我們也相信神的應許,只要我們所做的是合神旨意的事,就必有主與我們同在;主也必震動萬國,萬國的珍寶必都運來,主將使這殿滿了榮耀,阿們!

得主所用

文/曾恩榮

耶穌在加利利傳道,從揀選四位漁夫做門徒開始。當祂在加利利海邊行走,看見在海邊撒網打魚的彼得和弟弟安得烈,呼召他們來跟從祂,理由是「我要叫你們得人如得魚一樣」,他們就立刻捨了網,跟從了祂。再往前走,又看見西庇太的兒子雅各和約翰與父親在船上補網,耶穌同樣呼召他們,他們立刻捨了船,別了父親,跟從祂。(太四18-22)

得魚是他們安身立命的技能,耶穌的呼召震撼著他們的心靈,因為當「得魚」的職業轉化為「得人」的志業,是生命跳躍的昇華。聖經只做簡略的記載,相信「我要叫你們得人如得魚一樣」是結論的一句話,當時耶穌或許向他們闡述了「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」要帶給世人的福音(太四17),比起網魚收穫得以養家活口,網羅眾人悔改向神以得救贖,意義何等超凡。這四位漁夫毅然捨去既有,得主所用,跟從耶穌傳道,更在耶穌受難後,奮力將福音傳開,留下得人如得魚的典範。

台灣教會一位長老是位愛神愛人的企業家,但他不以擅長得魚致富自誇,乃以能貢獻所長得主所用自勵。他在離世安息前,遺囑捐獻一塊在台北市區的土地給台灣總會。當時他並不知道這塊緊鄰在鐵道旁邊的土地可做何用,唯堅信有天必然得主所用。近四十年後,這塊土地的價值遠遠超過長老的想像。原先每天轟隆轟隆噪音不斷的火車道地下化了,土地面前的鐵軌拆除整建為寬廣的市民大道,成為台北市最重要的東西向幹道,右側建了一棟五星級大飯店。台北市的文化創意重鎮,包括華山文創園區、光華新天地、三創生活園區、松菸文創園區、台北文化體育園區(大巨蛋) ,沿著市民大道從西到東一線展開,交通便利,人文薈萃。攤開地圖,台北市區和附近的十幾間教會,中間點竟然就是這塊土地。

「得主所用」,成為善用這塊土地的唯一念頭。於是,台灣總會慎重規劃如何利用這塊土地的天時地利人和,來為神國福音的宣揚有新時代的新作為,決定在此興建大樓,成立「真耶穌教會宣牧中心」(True Jesus Church Center for Global Missions),提出「面向世界、興起發光、得主所用,成為宣牧聖工的中心,推動差傳訓練、媒體傳播、校園福音與聖樂發展」的願景與使命,成立興建委員會,從2015年起向全教會募款籌建。

依據興建委員會的規劃,宣牧中心將是台灣教會宣道事工新的里程碑,以向世界開放的經營方式為主得人。在實體上,以地利之便設計開放的空間與多元的服務,迎接世人認識耶穌與教會;在機能上,站在時代的勢頭上,發展雲端宣牧、校園福音、聖樂發展;在角色上,承接過去神賜福台灣教會世界傳道的恩典,在新時代繼續邁進。

當年愛主長老捐獻的土地得主所用,期盼會有更多的人才與錢財,因此也得主所用。祈求有眾多同靈聽到神的呼召,以自己得魚的技能運用在宣牧聖工上,用更多符合時代脈動的新做法,宣揚神國的真道。即或未必能在宣牧事奉上直接投入,也能在興建宣牧大樓的奉獻上有分。得主所用,願主成全。